上海体育彩票中心在哪
 
 
 
  返回首頁 | 設為首頁 | 聯系方式 | 繁體中文  
2019金华福利彩票中心
 
首席律師 崔軍
咨詢:
0755-26907941
熱線:
18938935624
當前位置: 深圳專利申請網 > 新聞中心
北京北辰實業集團公司與廣西國力投資擔保有限公司質押合同糾紛案
知識產權網 新聞來源: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發布時間:2013/10/4 23:39:08

北京北辰實業集團公司與廣西國力投資擔保有限公司質押合同糾紛案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
                                           (2008)高民終字第1388

上訴人(原審原告)北京北辰實業集團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陽區北四環中路北辰東路8號。

法定代表人沙萬泉,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周保江,北京市逢時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廣西國力投資擔保有限公司,住所地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匯春路4號金湖大廈80806號寫字樓。
法定代表人張文鋒,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歐陽松,湖南卓越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湯敏煌,北京市博邦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北京北辰實業集團公司(以下簡稱北辰集團)因與被上訴人廣西國力投資擔保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力公司)質押合同糾紛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08)二中民初字第08001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出上訴。本院于20081124受理后,依法組成由劉春梅擔任審判長,趙紅英、肖皞明參加的合議庭,于2009113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北辰集團的委托代理人的周保江,被上訴人國力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歐陽松、湯敏煌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經合議庭評議,現已審理終結。
  
北辰集團一審起訴稱,20061120,北辰集團與國力公司以及深圳市亞奧數碼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圳亞奧)共同簽訂了《股權質押協議》,約定:國力公司合法擁有南寧百貨大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寧百貨)11.23%的股份,國力公司將其中1100萬股股份質押給北辰集團,作為深圳亞奧清償其欠付北辰集團債務款項的擔保;國力公司應在質押股份正式過戶至其名下之日起五個工作日內,將《股權質押協議》以及其他文件提交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為北辰集團辦理股權質押登記手續。根據南寧百貨20061221公開發布的提示性公告,包括質押股份在內的占南寧百貨總股本11.23%的社會法人股已經從南寧市自來水公司過戶至國力公司名下。國力公司有義務在約定的期限內為北辰集團辦理質押股份的質押登記手續。但是,雖經多次催促,國力公司以各種借口拖延,至今未履行合同義務。北辰集團認為國力公司的行為已構成違約,侵害了北辰集團的合法權益,故訴至法院,請求判令國力公司履行合同義務,為北辰集團辦理股權質押登記手續,并由國力公司承擔本案全部訴訟費用。
   
國力公司一審既未作出答辯,亦未參加該院庭審。
   
一審法院經審理查明,200249,北辰集團與深圳亞奧簽訂《債權債務確認協議書》,約定:雙方確認,北辰集團下屬的金融事業部于1999年間分五次,共計向深圳亞奧提供資金9100萬元,現借款均已到期,深圳亞奧于200248向北辰集團歸還1000萬元,尚余8150萬元未還;鑒于深圳亞奧增資擴股同時名稱變更,現深圳亞奧股東會及董事會決議通過,深圳亞奧同意承接原公司所欠北辰集團全部債務,繼續履行向北辰集團的還款義務;北辰集團同意此項債務的主體變更,并同意延長債務償還期限;深圳亞奧承諾于20051231日前將所欠借款償還北辰集團并按中國人民銀行規定同期貸款利率向北辰集團支付展期內的資金占用費,逾期償還按中國人民銀行規定的逾期付款滯納金標準支付滯納金。同日,北辰集團與深圳亞奧簽訂《還款協議書》,約定:根據《債權債務確認協議書》,深圳亞奧應償付北辰集團借款共計8150萬元,北辰集團同意深圳亞奧以分期方式還款:第一期,深圳亞奧應于20031231日前2000萬元打入北辰集團指定賬戶;第二期,深圳亞奧應于20041231日前2000萬元打入北辰集團指定賬戶;第三期,深圳亞奧應于20051231日前4150萬元打入北辰集團指定賬戶。
    2004年12月10,深圳亞奧作出《股東特別會議決議》,經代表公司股東100
%表決權的股東通過的決議事項包括:在此之前公司因為經營需要,從大股東北辰集團借了大量資金,對此股東會予以確認,并承諾公司通過與被收購的公司之間進行資產重組所獲得的資金,優先用于歸還所欠北辰集團的資金。深圳亞奧的各名股東均在《股東特別會議決議》上簽字或加蓋了公章。

    2006年9月8,北辰集團與深圳亞奧簽訂《協議書》,約定:雙方于2002年4月9簽訂了《債權債務確認協議書》與《還款協議書》,深圳亞奧欠付北辰集團債務款項共計8150
萬元,且深圳亞奧應于20051231日前分期付清全部債務款項;雙方確認,截至本協議簽訂之日,深圳亞奧已償付部分債務款項2050萬元(其中包括以實物資產折抵的債務款項),深圳亞奧尚欠付北辰集團債務款項共計6100萬元,深圳亞奧有義務清償上述債務;北辰集團有權隨時要求深圳亞奧付清上述全部債務款項,但應當給深圳亞奧留出必要的準備時間;深圳亞奧根據北辰集團要求,應就上述債務向北辰集團提供必要的擔保。

    2006年11月20,北辰集團與深圳亞奧、國力公司簽訂《股權質押協議》,約定:深圳亞奧欠付北辰集團債務款項共計6100
萬元,國力公司已受讓南寧百貨11.23%的股份(共計16 243 264股,已簽訂股份轉讓協議并付清價款,因股改暫未過戶),國力公司同意以其中1100萬股出質給北辰集團,作為深圳亞奧清償所欠北辰集團債務的擔保;如果深圳亞奧未按照北辰集團要求的期限與方式履行債務,北辰集團有權在任何時候依法及依約定處置質押股份并有權從處置質押股份所得的價款中優先受償全部債務款項,同時深圳亞奧須承擔北辰集團因行使質權所支出的全部費用;國力公司向北辰集團保證其是質押股份的合法持有人,有權將質押股份質押給北辰集團;國力公司應在質押股份過戶至其名下之日起五個工作日內,將本協議及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要求的其他文件提交該登記結算公司辦理質押登記手續,并從該登記結算公司取得簽發給北辰集團的有關權利證書;本協議經北辰集團、國力公司和深圳亞奧各自合法授權代表簽署后并報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登記后生效;鑒于在本協議簽署時國力公司尚未辦理完畢質押股份的過戶手續,國力公司應自該質押股份正式過戶至其名下之日起5個工作日內,將本協議報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作質押登記,并履行其在本協議項下各項義務,如由于國力公司原因導致其不能取得質押股份的合法處置權利或國力公司取得質押股份后怠于履行本協議約定事項,導致本協議不能生效并履行,國力公司須向北辰集團承擔締約過失責任以及違約責任,并向北辰集團支付賠償金以及違約金共計200萬元,但國力公司的責任承擔最高不超過200萬元,即國力公司無須對超過200萬元的違約金及賠償金負責,本項特別約定自北辰集團和國力公司各自合法授權代表簽署后即生效;在本協議有效期內,北辰集團就國力公司的任何違約或遲延履約而給予國力公司的延期或展期,不得影響、損害或限制北辰集團在本協議項下根據有關法律法規被賦予的任何權利,不得視為北辰集團同意國力公司的違約行為,不構成北辰集團放棄對國力公司已發生的違約行為進行追究的權利,亦不構成北辰集團放棄對國力公司今后的違約行為進行追究的權利。
    2006年12月21,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上海分公司出具的過戶登記確認書載明:過出方南寧市自來水公司,過入方國力公司,證券簡稱S
南百,證券代碼600712過戶數量 16 243 264股,過戶日期20061221,股份性質社會法人股。
    2007年4月19,北辰集團致函國力公司,要求國力公司應根據《股權質押協議》約定,將辦理質押登記證明文件盡快轉交北辰集團。2007年7月12,國力公司致函北辰集團,表示將以認真負責的態度嚴格履行2006年11月20與北辰集團簽訂的《股權質押協議》約定的各項義務,鑒于收購南寧市自來水公司原持有的南寧百貨法人股是收購方收購南寧百貨全部股份行為的一部分,南寧百貨第一大股東的轉讓申請始終未得到批復,為更有利于南寧百貨收購行為的順利實施,建議可否在完成全部股份轉讓行為后披露《股權質押協議》,國力公司將在國資委批準南寧百貨第一大股東的股權轉讓申請后履行對北辰集團的承諾,辦理股權質押登記手續。但至今國力公司未辦理《股權質押協議》約定的質押登記手續。

另查,1998年至1999年期間,北辰集團向深圳亞奧提供借款時約定了借款期限和利率。

一審法院判決認為,本案中,《股權質押協議》中約定國力公司提供股份質押所擔保的主債權是北辰集團向深圳亞奧提供借款所形成的。北辰集團在向深圳亞奧提供借款時,約定了借款期限和利率,屬于貸款行為。根據《貸款通則》的規定,貸款人必須經中國人民銀行批準經營貸款業務,持有中國人民銀行頒發的《金融機構法人許可證》或《金融機構營業許可證》,并經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核準登記。而北辰集團并不具備貸款人資格,故其向深圳亞奧發放借款所形成的債權債務缺乏合法依據。《股權質押協議》的性質是擔保合同,擔保合同是主債權債務合同的從合同。因此,在北辰集團未能提交有效證據證明《股權質押協議》所擔保的主債權具備合法依據的情形下,北辰集團要求國力公司履行《股權質押協議》中約定的質押登記義務,該院不予支持。并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條之規定,缺席判決:駁回北辰集團的訴訟請求。

   
上訴人北辰集團不服一審判決,以一審認定事實有誤,適用法律錯誤為由提出上訴,請求:1、撤銷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08)二中民初字第08001號民事判決;2、依法進行改判,判決國力公司履行《股權質押協議》約定的質押登記義務;3、訴訟費由國力公司承擔。其主要上訴理由是:一、一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一審判決認定《股權質押協議》約定國力公司提供股份質押擔保的主債權是北辰集團向債務人深圳亞奧提供借款所形成的,屬于貸款行為,由此所形成的債權債務缺乏合法依據。而《股權質押協議》是主債權債務合同的從合同,在主債權不具備合法依據的情況下,對于北辰集團要求國力公司履行《股權質押協議》約定的質押登記義務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北辰集團認為一審判決的上述認定存在嚴重錯誤。北辰集團向深圳亞奧提供資金扶持的行為僅是200698《協議書》主債權債務合同;而《股權質押協議》是對于《協議書》所確認的債權本金的歸還提供股份質押擔保所達成的擔保合同,是該《協議書》之從合同。上述《協議書》與《股權質押協議》均是合法有效的,應當受到法律保護;二、一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一審判決適用《貸款通則》的規定,認定北辰集團向深圳亞奧提供借款屬于貸款行為,并認定由此所形成的債權債務缺乏合法依據。一審判決適用法律明顯錯誤。

   
在二審庭審過程中,北辰集團認可其與深圳亞奧之間的行為系企業間借貸。
   
被上訴人國力公司二審答辯稱,一、一審判決認定國力公司質押擔保的主合同債權屬于企業間違法借貸形成缺乏合法依據,不支持北辰集團要求國力公司履行擔保從合同《股權質押協議》的訴訟請求,屬于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鑿、依據充分;二、一審判決僅僅是引用《貸款通則》對貸款人資格條件的規定來要求北辰集團提供借貸的合法依據,在北辰集團未提供合法依據情形下是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誰主張誰舉證的規定來判決駁回北辰集團訴訟請求,一審判決適用法律完全正確。
   
經二審審理查明,200249,北辰集團與深圳亞奧簽訂《債權債務確認協議書》第一條載明:雙方確認,為支持深圳亞奧的經營發展,北辰集團下屬的金融事業部于1999年間分五次,共計向深圳亞奧提供資金9150萬元。其中深圳亞奧于200248向北辰集團歸還1000萬元,尚余8150萬元未還。
    2006年12月21,質押合同中所約定的南寧百貨的股份過戶至國力公司。
   
國力公司稱其所持有的南寧百貨的股份系為深圳市中海融擔保投資有限公司代持,但在簽訂合同過程中,并未向北辰集團和深圳亞奧披露。
   
另查,20081216,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08)二中民初字第16416號民事判決書,就北辰集團與深圳亞奧企業借貸糾紛一案作出了判決。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認為:北辰集團與深圳亞奧之間發生的款項往來屬于企業之間借貸行為。北辰集團未經中國人民銀行批準從事貸款經營業務,亦未取得中國人民銀行頒發的《金融機構法人許可證》或《金融機構營業許可證》,并不具備貸款人資格。北辰集團與深圳亞奧的借款行為違反了國家金融法律法規的相關規定,應認定為無效。深圳亞奧尚未返還的借款本金應為6100萬元。鑒于深圳亞奧實際占有和使用了該資金,依照公平原則酌定,深圳亞奧應自200611日起至款項實際返還之日止,向北辰集團支付資金占用費,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一年期存款利率標準計算。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判決:深圳亞奧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返還北辰集團6100萬元,并支付自200611日起至款項實際返還之日止的資金占用費(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一年期存款利率標準計算)。
   
再查,20071023,南寧百貨向國力公司發出了《關于廣西國力投資擔保有限公司所持南寧百貨股權被凍結詢征函》,載明:今日從上交所獲悉,湖南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原告岳陽天力電磁設備有限公司與被告深圳市億城科技控股有限公司,深圳市中海融擔保投資有限公司借款合同糾紛一案作出法律裁定,并請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上海分公司協助凍結貴司所持有的我公司限售流通股。現特向貴司進行征詢,請貴司務必于20071024日上午900前給予書面答復,以避免上交所因此事對貴公司及我公司未及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而予以懲罰。
    2007年10月24,國力公司向南寧百貨發出《關于廣西國力投資擔保有限公司所持南寧百貨股權被凍結詢征函》的復函,載明:貴函中所述借款合同糾紛一案是原告岳陽天力電磁設備有限公司與被告深圳市億城科技控股有限公司、深圳市中海融擔保投資有限公司之間的債權債務關系,其合同糾紛與我公司無關,我公司對上述三家公司也無權利義務關系。該案原告方無權凍結我公司名下的任何財產及股權。

    2007年10月30,國力公司就岳陽天力電磁設備有限公司訴深圳市億城科技控股有限公司、深圳市中海融擔保投資有限公司借款合同糾紛一案凍結的國力公司持有的南寧百貨12 708 822
股股份及孳息一事向湖南省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了財產保全異議。
    2008年12月16,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2008
)湘高法執決字第58號暫緩執行決定書,載明:岳陽天力電磁設備有限公司與深圳市億城科技控股有限公司、深圳市中海融擔保投資有限公司、第三人國力公司借款合同糾紛一案,湖南省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2007)岳中民一初字第26號民事調解書,已經發生法律效力。案外人北辰集團以原調解書中所涉債權債務虛假,原審凍結國力公司持有的南寧百貨的股份系錯誤凍結,損害了實際權利人北辰集團的利益,原調解書內容嚴重違反法律規定為由向該院申請再審,同時申請暫緩執行,并以其房地產作為擔保。該院認為,該案已立卷復查,符合暫緩執行條件。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正確適用暫緩執行措施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八條之規定,決定如下:湖南省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2007)岳中民一初字第26號民事調解書暫緩執行。暫緩執行期限三個月,自湖南省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收到本決定之日起計算。

    2009年2月2北辰集團向北京市公安局進行報案稱,2006
年至2008年,岳陽天力電磁設備有限公司、國力公司等單位利用虛假合同、協議詐騙北辰集團擁有的南寧百貨1100萬股權。根據北辰集團的申請,本院與北京市公安局內部單位保衛局刑偵支隊聯系,北京市公安局內部單位保衛局刑偵支隊稱,根據北辰集團報案,北京市公安局已對岳陽天力電磁設備有限公司、深圳市中海融擔保投資有限公司的資金往來進行了調查取證,初步證實湖南省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調解書所屬的部分款項往來不實,目前該案件尚處于初查階段。
    2009年2月27,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2008
)湘高法民申字第427號民事裁定書,駁回了北辰集團的再審申請。
    2009年3月12,北辰集團向最高人民法院紀檢組反映了湖南省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2007
)岳中民一初字第26號借款合同糾紛一案的情況,請求最高人民法院紀檢組迅速介入調查本案,并督促有關部門依法中止湖南省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執行拍賣程序。
   
目前,國力公司持有的南寧百貨的涉案股份被多家法院凍結。
   
二審查明的其他事實與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一致。
   
以上事實有《債權債務確認協議書》、(2008)二中民初字第16416號民事判決書、《關于廣西國力投資擔保有限公司所持南寧百貨股權被凍結詢征函》、《關于廣西國力投資擔保有限公司所持南寧百貨股權被凍結詢征函》的復函、財產保全異議書、(2008)湘高法執決字第58號暫緩執行決定書、北京市公安局接受案件回執單、(2008)湘高法民申字第427號民事裁定書、關于湖南省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2007)岳中民一初字第26號借款合同糾紛一案的情況反映、《南寧百貨公布股東股權凍結公告》及二審庭審筆錄在案佐證。
   
本院認為,本案的第一個爭議焦點為涉案的《股權質押協議》的主合同是哪份合同。《股權質押協議》明確約定:深圳亞奧截止于本協議簽訂之日尚欠付北辰集團債務款項共計6100萬元,深圳亞奧有義務清償上述債務;國力公司已受讓南寧百貨11.23%的股份(共計16 243 264股,已簽訂股份轉讓協議并付清價款,因股改暫未過戶),國力公司有意以其中11 000 000股出質給北辰集團作股權質押,作為深圳亞奧清償所欠北辰集團債務款項之擔保,北辰集團同意接受該股權質押。上述約定明確表明了國力公司系對深圳亞奧的債務返還提供的擔保。而北辰集團和深圳亞奧多次就返還款項簽訂了協議,其中最后一份是200698簽訂的《協議書》。該《協議書》明確約定深圳亞奧尚欠付北辰集團債務款項共計6100萬元,深圳亞奧應就上述債務向北辰集團提供必要的擔保。綜合全部情況可以確定,《股權質押協議》與200698《協議書》所載內容一致,因此《股權質押協議》的主合同應當為200698《協議書》。
   
二個爭議焦點為《協議書》和《股權質押協議》的效力問題。200698《協議書》是北辰集團和深圳亞奧關于還款計劃約定。雖然北辰集團和深圳亞奧之間的債權債務是因企業間借貸這一無效法律行為造成的,但是北辰集團對深圳亞奧的財產返還請求權仍然受到法律保護。因此200698《協議書》當屬有效。
   
擔保物權是為擔保一定債權的實現而設,其對于被擔保債權具有密切的依賴性,被擔保債權為主權利,而擔保物權則附隨受擔保債權而存在,是被擔保債權的從權利。然而雖然原始的債權被認定無效,但倘若債權人對債務人已為給付,且對債務人享有返還請求權或損害賠償請求權,擔保物權仍然可以就此返還請求權或損害賠償請求權而存在。涉案的《股權質押協議》就是對200698《協議書》約定的財產返還義務提供的擔保,因此并不因北辰集團和深圳亞奧之間的企業借貸行為而無效。故一審法院對于本案《股權質押協議》的主合同以及《股權質押協議》的效力認定錯誤。
   
本案的第三個爭議焦點為北辰集團要求國力公司履行《股權質押協議》中約定的質押登記義務是否應當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規定:以依法可以轉讓的股票出質的,出質人與質權人應當訂立書面合同,并向證券登記機構辦理出質登記。質押合同自登記之日起生效。由此可見,辦理出質登記的登記義務人是出質人,而辦理出質登記是法律賦予出質人的法定義務。本院認為,任何法律在任何的時間和地點都應當遵循這樣一個原則:任何人都不能因其過錯行為而獲得利益。因此對于出質人出質登記的義務,不因《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關于質押合同自登記之日起生效的規定,造成合同未生效的法律后果而免除。在本案中,雙方在《股權質押協議》中約定,國力公司應自該質押股份正式過戶至其名下之日起5個工作日內,將協議報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作質押登記。但國力公司在20061221已經完成了受讓股份的登記,但至今未能依照《股權質押協議》約定進行質押登記,其行為顯屬違約。國力公司庭審中稱其所持的南寧百貨的股份是代持股份,但其也未向北辰集團進行披露,因此其該項抗辯,本院不予支持。
   
但是,根據北辰集團提供的證據材料,湖南省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生效民事調解書確定了處理涉及本案股份的調解方案,而目前該案又處于再審申訴過程,涉及本案的股權也被多家法院凍結,因此《股權質押協議》所涉股份目前的權屬及物上負擔狀態尚不明確,涉案股份是否屬于可以履行給付的狀態并不確定。因此,北辰集團現在要求國力公司進行質押登記,條件尚不具備。
   
綜上,雖然一審法院判決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有誤,但根據本院查明的事實,本案爭訟的股權權屬尚存不確定因素等原因,一審判決的結果可以維持,北辰集團應視條件成熟狀態,另行起訴,主張權利。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第七十八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一審案件受理費十萬零六千九百四十元,由北京北辰實業集團公司負擔(已交納)。財產保全費五千元,由北京北辰實業集團公司負擔(已交納)。二審案件受理費十萬零六千九百四十元,由北京北辰實業集團公司負擔(已交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劉春梅
                                                  
審 判 員 趙紅英
                                                  
代理審判員 肖皞明
 
                                            
○ ○ 九 年 五 月 十 九 日
 
                                                     
書 記 員 王 崢


 

 

【聲明】

  本網站發表的文章包括原創信息、轉載信息和會員投稿,如您認為上述內容涉及個人、企業隱私或涉及著作權,要求修改

或刪除的,請發郵件至: [email protected],我們將在一個工作日內和您聯系妥
善處理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上一篇:股權轉讓順序不同,收益相差百萬

下一篇:股東有權查閱公司賬本和財務報告

 

 

 

首頁 |知識產權貫標| 辯護律師| 資深律師資料 | 律師案例 | 專利訴訟案件 | 深圳專利申請 | 深圳商標申請|深圳商標咨詢 | 深圳專利咨詢 | 深圳商標注冊| 深圳商標打假律師 | 深圳外觀專利律師| 深圳企業法律顧問律師 |申請國家高新技術企業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深圳知識產權咨詢首選德錦 提供:商標申請/訴訟,專利申請/訴訟,商標轉讓,國際商標專利申請,歐盟商標專利注冊,商業秘密保護/維權投訴等
地址:廣東省深圳市南山科技園高新南環路29號留學生創業大廈602 電 話:0755-26907941
Copyright 2013-2016 德錦知識產權保護網 版權所有 深圳市德錦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  
粵ICP備15115852號